什么是末日生存狂(他们曾为丧尸和末日来临做过准备,如今这样应对疫情)

老韩的生存狂交流群,是非典型生存狂交流群。

什么是末日生存狂(他们曾为丧尸和末日来临做过准备,如今这样应对疫情)

疫情发生前,群里发言活跃的大部分是男性用户,他们热衷于讨论去新西兰购买末日地堡、在国内购买废弃工厂改建成地下堡垒,也爱分享关于各类灾难的信息、逃生方案和硬核装备。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户外运动爱好者、军品爱好者、改装车爱好者、工具爱好者,甚至也有单纯喜欢末日灾难或是野外生存主题的cosplay玩家……

疫情发生后,群里迎来了越来越多的女性,她们中有不少家庭主妇,此前并不了解“生存主义”的概念,也对硬核装备不感兴趣。因为承担着照顾一家老小的责任,她们抱着完善家庭物资列表的想法加入群聊,一下子让原本小众的生存主义生活方式变为具有实操性的疫情生存攻略。

时刻准备着

这一年,新冠带来的恐惧和不确定性,让越来越多的普通消费者养成了囤物的习惯,在某类物资不时出现短缺的情况下,人们正在学着如何准备和应对隔离生活。

大部分人都是有过惨痛经历后才懂得未雨绸缪,但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在新冠疫情之前,他们就在过着一种“为最坏情况做准备”的生活方式,这一类人被称为“生存主义者”,他们会购买精心制作的生存工具包、保质期长达25年的食品,甚至是能够应对各种灾难的地下堡垒。对于做好准备的生存狂而言,只要有阳光空气和水,隔离生活3-5年都不成问题。

(生存主义者在修建简易地堡)

豆瓣上创建超过十年的小组“我是生存狂 EDC PSK BOB”汇集了超过800名生存主义者,他们会担心核战争、恐怖主义、外星人袭击地球、陨石撞地球、甚至是僵尸病毒,终其一生学习医疗、地理、建筑、军事、缝纫、烹饪、建造房屋、野外生存、射击等基本技能并坚持锻炼身体保持强健体魄……

普通情况下,一名生存主义者与你擦肩而过是很难引起注意的,尤其如果对方已经是一名老手的话,因为他们早已脱离带上酷炫装备上路的狂热,而是更加低调地融入大众来保护自己。他们可能会出于防火的目的,选择纯棉或者斜纹布制成的衣服,为了能够携带一些工具而避免坐飞机,尽可能不去人多的场所来避免踩踏和袭击……

但一旦有紧急情况发生,你很难不注意到像哆啦A梦一样随时能掏出工具的生存者们,因为就算不是户外运动迷或者驴友,他们包里也会揣着急救包、收音机、手电筒、记事本、地图和罗盘等户外探险装备,然后背着它们和普通人一样上下班、约会、接孩子……

“佛系”生存狂

生存狂总是尽可能做好迎接最坏情况的准备,是看起来悲观,实际又很乐观的一群人。他们总是尽可能武装好自己,哪怕只是小小钥匙串,也绝不能仅仅只挂着钥匙,还得有伸缩圆珠笔兼触屏笔、硬币刀、风油精等混合物(兼防狼喷雾)、打火石、指甲刀、多功能钳。

老韩从2008年开始接触生存主义,他并没有真正经历过天灾人祸,只是因为灾难报道和末日预言才开始培养起生存狂的生活方式。相较于极端狂热的硬核玩家,老韩显得更佛系。

不过,他也有过狂热的时候,“早期的我,与其说是为了末日时刻准备,不如说是迷恋装备,甚至有些中二情怀”。曾经的他,每天都会装备齐全地通勤在城市公共交通和街道上,尽管用到的可能性极小,还是常年随身携带打火棒、指南针和净水器……

(老韩的日常装备)

买装备对于老韩而言充满乐趣,“比如多功能铁锹可以像乐高一样拆解、拼装,手柄里可以储存鱼线、打火棒、小刀,同时又具有砍树、切菜、量尺等功能”,又炫酷又实用。但尽管买了这么多设备,老韩也怀疑它们在紧急情况下是否真能派上用场,“福岛核泄漏后,我上淘宝买了防毒面具和防化服,这种军用的隔绝式防化服不透气也不透湿,光是穿戴上它们我就花了好几分钟,在家里站了几分钟头就闷得慌”,还有一次他用随身携带的多功能钳开一个文件箱,原本想着大展身手,却因为使用不当划伤了手,这时的他意识到,不仅要工具齐全,熟练使用更重要。

刚入坑的时候,老韩也常因为圈子里海量的危机信息而焦虑。传闻2012世界末日时,老韩穿上强浮力救生马甲,绑上“跟屁虫”浮力球,左手系上手电筒,右手系上了甩棍,床头放好分别装着火柴和裁好的火柴皮的润喉糖铁盒,他才熄灯上床,“尽管觉得这个预言挺扯的,但我还是把能准备的准备好了才去睡”。

他们曾为丧尸和末日来临做过准备,如今这样应对疫情

让他改变想法的是有一次出差。大家都拉着行李箱,他却背着迷彩军包,“一个迷彩军包上可以挂好几个附包,附包上又可以再挂附包,像套娃一样。战术杂物包、水袋包、腰包,多么迷你的工具都有专门的小包盛放,多功能钳子、信号发射灯、无线电装置……”因为过于扎眼,他收获了大量异样的眼光,也收获了一个磨损的肩膀,“怪当时自己不够了解,只想着背起来炫酷,忽略了这种军旅装备包在夏季有多磨皮肤”。

从此之后,他开始思考生存主义和日常生活的平衡点,从“器”到“术”转变思路,不只是囤积物品,更要囤积知识和技能。

到目前为止,他投入了约几十万用于置办装备。最早他通过淘宝在线上购买,因为比实体店里更加齐全方便,他家中常备药物、食品、急救包,拥有各式各样的应急工具,光是不同种类的钳子就有超过100把,“以前是觉得收藏得越全越好,为一点点功能上的区别就下单购买,但其实真有什么情况可能也只能带上一两把,了解工具比拥有工具要重要得多”。

(老韩囤的工具)

于是老韩从prepper论坛、b站等各种途径学习生存技能,比如结绳、烹饪、植物识别、冶炼钢铁、水电气路,手工制作以及基础的医疗包扎……在他的阳台上还有一片迷你菜园,他种过鸡毛菜、黄瓜、平菇,“以前有想过实现自给自足,但发现还是有一定难度,对普通人而言,囤一些蔬菜水果罐头更实际一些”。

在还没有疫情的时候,老韩固定在每年秋冬囤100-200只口罩并备好防毒面罩;家里的消毒液、长保质期的罐头、压缩食品也都会及时清点更新;老韩家中的每个房间里都放了压缩饼干、罐头、10瓶以上的矿泉水,可以维持3到7天的体能;为了防止地震发生后门因为变形而无法推开,卧室里也放着撬棍与铁锹……

值得普通人借鉴的生存主义攻略

疫情带给老韩最大的变化,是更严肃地看待生存主义。

在大家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手忙脚乱时,时刻准备着的老韩反而心里不慌,曾经抱着拯救世界的中二情怀去学技能、觉得好玩酷炫而屯装备的老韩,也在疫情中切身体会到了生存主义的实用性。

(老韩朋友囤的物资)

“以前听说过大家为预防丧尸做准备,听起来好像丧尸病毒比新冠病毒更厉害,但来到真实生活才发现,新冠更加隐秘、不可捉摸“。对于他这个佛系生存狂而言,已经不再希望对现实生活中的危险有100%的预警和掌控,既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准备万全,那就只能是尽力而为、随机应变。

比起那些大的灾难,老韩反而更加注意规避日常生活中的风险,他在妻子更换工作单位后特意走了妻子的上下班路线,记录好哪里需要过天桥、地下通道,沿途的辅路可能存在何种危险,“我把可能出现的危险告诉她,并且告诉她往哪里走会更安全”。

他还教妻子使用自制防狼喷雾、练习防身术,两人之间也进行过跑路演习,设定好暗语和表示不同信号的涂鸦。为了提高身体素质和体能,老韩跑了两三年的马拉松,在膝盖受损后,又转战健身房。

在离家20分钟车程的地方,老韩有一个小型山洞作为秘密基地,考虑到危机爆发城市可能发生交通堵塞、汽油短缺,老韩特意将这个藏身地选在能够步行到达的地方。在选择山洞时,老韩提前检查好了洞内是否有食物残渣、动物活动的痕迹,在确定没有野兽踪迹的情况下,他放置了液压钳、多功能铁锹、套锅、睡袋等工具,还有几麻袋未去壳的小麦,它们可以放置5-8年。这个秘密基地的具体位置,除了家人和核心好友,老韩没有告诉任何人。

这是已经自认为挺佛系的老韩所做的准备,但对许多普通人来说已经是不可思议。在老韩身边的大多数亲朋好友都不是生存狂,但这不妨碍他们来讨教经验,老韩也特意把囤物清单一再精简以适合普通需求。

(老韩分类收纳好的物资)

疫情之后老韩成立了交流群,在越来越多的非生存玩家加入群聊后,聊天也变成了更实际的好物分享和普通人的疫情生存攻略讨论。

疫情初期隔离在家几个月,听从群里朋友的建议,他开始在淘宝上卖起了生存装备,“我没有卖很极端很硬核的装备,因为他们使用的概率很小,却需要较高的学习和购买成本”,在他的店里,卖得最好的其实是净水器和便携工具,“因为很实用,也便于携带,只要是在户外活动就能派上用场,而且不贵”。

淘宝店铺的访客情况,也反映了近期各地疫情的爆发,老韩陆续接到来自东北、深圳、上海的订单,但往往下订单和快递停运发生在同一时段,“我只能给他们一份更精简的囤物清单,告诉他们如何高效利用手头的物资,但其实还是要早作准备”。

(0)
上一篇 2022年5月9日 下午10:25
下一篇 2022年5月9日 下午10:3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