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人生 璀璨人生是一部关于什么的书 作者是谁

《璀璨人生从离婚后开始》

作者:蔡司

《璀璨人生从离婚后开始》作者:蔡司

精彩节选

五月晴好,后院的草莓红了一大片,闵瑜近来日日都要做一罐存好,以保证冬天里也能尝到春天的味道。

新闻头条弹跳出来,她瞟了一眼,手上稍顿,又继续有条不紊地忙活起来。盐水浸泡后轻轻揉搓,去蒂切片……

那一刻闵瑜说不上什么心情,难过也好哀伤也罢,都没有。仔细想想也不对,当然有过的,毕竟闵瑜是这样一个细腻的姑娘。

只不过这些情绪,早已在和姜桓结婚的第一年就消耗殆尽了。

闵瑜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的天真的呢?

新婚三个月,她小心又努力地爱着他们的家。每一间房都涂以最明朗的色彩,房前屋后的花园里载满了花,也装满闵瑜的希望。

她想,自己大概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小妇人。

倘若那个下午,宋渔的照片没有从书房的斗柜夹层飘落的话。

年少时的爱情,轻轻碰触而又被不得已的原因中断,那样的爱而不得是可以牵挂一生的。

少女时的闽瑜看了数次《纯真年代》,天真是她的戒尺,时时刻刻让她谨记,不要陷入那样的漩涡,要永远骄傲地说不愿意,永远热忱地爱自己。

姜桓和宋渔一如故事里的纽伦和艾伦,然而自己并不是梅不是嘛。

闵瑜为草莓酱拍了张照,发给初晓:“你惦记的草莓酱,马上要来见你啦!”

初晓下一秒回复“爱你”配以无数个感叹号。闵瑜看见乐得直发笑,收了手机。洗澡换衣,化妆出门,坐上出租车的那一刻,她才点开了那条新闻。

题目狗血的触目惊心:金鸽银牛双料影后与金融大鳄夜宿酒店三日

嗯,姜桓确实出差三日了,且没有任何讯息传来。

闵瑜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是怎样的存在的一刻,某种自我保护的机制就启动了。

那天她若无其事地将照片放回去,便单方面放弃了婚姻关系,或者说双方面,毕竟姜桓从没有想参与过。双方相知相识都是在父母的推动下进行的,过往的一切难保不是自己的滤镜使然或者臆想。

从夫妻关系转变成合作关系,对闵瑜来说几乎没什么难度。她热忱又礼貌,一如既往地和姜桓对话、生活

将一周四次的夫妻生活逐步减少,以至现在他们近半年再也没有同床。

闵瑜拿出钥匙打开初晓家的门,便看见初晓和衣睡在沙发上,这是宿醉后常有的状态。

“怎么又喝酒!”闵瑜自顾自地打开冰箱,一如往常,冰箱里空空如也。闵瑜叹了口气,将果酱放了进去。

“我去超市买点东西。”闵瑜拎着包拿上钥匙出了门。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恰如其分,当闵瑜走进电梯,便看见一张明艳动人的脸,赫然是绯闻女主角——宋渔。

其实也不奇怪,这个寸土千金号称空中花园的小区,是许多明星大腕儿的聚集地。

原来,宋渔也住在这里,既是双料影后又满街都能看见她的代言,身价不菲是一定的了。

两人此前并没有见过,算来是闵瑜认识宋渔,宋渔却不认识闵瑜。

闵瑜朝着对方笑了笑,对方愣了一下也扯了扯嘴角,大概觉得闵瑜是个粉丝吧。

闵瑜并不在意,默默按了一楼。宋渔的电话响起,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响亮,甚至有些惊天动地。

“喂,阿桓,嗯!昨天睡得挺好的。新闻我看了,现在正要去公司。”宋渔的声音非常好听,兼顾着娇嗔和风情。

不知电话那边说什么,闵瑜从电梯的反光中看到,宋渔散发着一种极度的快乐和幸福。

“我晓得啦,阿桓,你不要再念我啦,耳朵都起茧子了。”这嗔怪的抱怨里满是甜蜜。

原来姜桓是这样一个啰嗦的人呢!

闵瑜特别喜欢这里的超市,人不算多安静又丰富。闵瑜打算包点饺子冻起来,初晓这个人太懒,又坚持不找家政,一个大男人把日子过得冷冷清清的。

胡萝卜、洋葱、荠菜、鸡蛋、牛羊肉、水果…..零零散散买了许多。

熟识的超市工作人员,热心地帮着送到电梯里,闵瑜不好意思地道了谢。

初晓已经起来了,刚吹干的头发乱蓬蓬的。他一脸疲惫地接过购物袋,将买来的东西,一股脑儿塞进冰箱。

“哎呀,你分类放好啦!”闽瑜看见初晓的动作,就一个头两个大。

初晓满脸不情愿:“我找得到的,分类好麻烦。”

“活着更麻烦,去死好了!”闽瑜翻了个大白眼。

“牛肉羊肉、洋葱胡萝卜拿到厨房去,我要包饺子。”那边初晓一边套围裙,一边说道。

初晓高兴了:“先包一碗,好饿。”

“你把洋葱切了,我和面。”闵瑜洗了手,拿出面粉倒入面盆。

“干嘛不买现成的皮儿?”初晓在另一侧洗洋葱。

“是谁说买的皮儿太硬不好吃。”闵瑜毫不客气地回怼。

初晓闭了嘴,不提这茬:“新闻看了吗?”

“看了。”闵瑜动作很快,一小会儿面团就揉好了。放在一旁醒着,转过身来调馅儿。

“怎么想的,姑父姑妈知道了吗?”初晓漫不经心。

“没啥想法,看看姜桓提不提离婚吧,他不提就我提。我爸妈应该看到新闻了吧。”闵瑜倒坦坦荡荡。

突然想到,自己一直忙到现在,还没看手机。不知道自家爹妈啥反应。

“把我手机拿来。”闵瑜调好馅儿,开始擀皮儿。

“20个未接来电。”闵瑜吓了一大跳,有朋友的还有爸妈的,当然也有姜桓的。

闵瑜先给朋友回了过去,将事情应付了过去。

然后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喂,妈。我在初晓这,给他包点饺子。行,我知道了,明天我过去。哎呀,我知道了妈妈,我这么大的人了。放心吧,不吵架。”

“姑妈劝你。”初晓将饺子下锅。

“对,怕我闹开了,两家面儿上不好看。大哥刚接了我爸的位子,和姜桓最近合作了一个大项目”闵瑜自嘲一笑。

“呵!想离就离,我养活你。”初晓冷笑一声。

闵瑜心里一暖:“行,我无家可归的时候一定投靠你!”

饺子出锅,初晓盛了两碗,到了餐桌上。

闵瑜这才走到阳台和姜桓回电:“喂。”

姜桓语气不太好:“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没听见,放在静音上的。”闵瑜有些莫名其妙他的火气。

“你人在哪儿?”姜桓语气依旧很冲。

闵瑜被这样的质问弄懵了:“在朋友家,怎么了?”

“阿瑜,你上次做的辣椒酱在哪里?”初晓喊她。

“冰箱左侧门。”姜瑜下意识回道,“你有什么事儿吗?”这句话是对姜桓说的。

姜桓语气更冷:“晚上回家爸妈家吃饭!”不等闵瑜回答,咔嗒一声撂了电话。

闵瑜被气了个仰倒,什么人嘛,没教养没礼貌!转眼想到要回公婆家,更心烦了。

“怎么了?”初晓看她一脸隐忍的怒气。

闵瑜没正面回答:“初晓,我记得你有个病人刚好是,彰公的金牌律师对吧?非常擅长打离婚官司。”

“决定了?”初晓咽下饺子,又喝了一大口饺子汤,舒服地叹了口气。

“对!”说完又想了下,“不撕破脸皮最好。”

“行,我来安排。”初晓点点头。

闵瑜打小在姥姥家长大,吃穿用度全是舅舅、舅妈包办。初晓没出生的时候,舅妈完全照着养女儿的心思养她,有了初晓就照着大女儿养她,总之没离开女儿二字。到了高中,闵瑜才算回到自己家。

闽建华和初燕两口子多有愧疚,一出生就送走女儿,这么大才接回来,对初晓补偿的心思居多。

但怎么说呢?小孩子的心放冷了,再捂热就难了,这股子客气和疏离一直没改掉。

人就是不经念叨,闵瑜刚把剩下的馅儿全包了,舅妈的电话就来了,是打给初晓的:“你个狗东西!我让你照顾好姐姐,这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你怎么搞得!”

闵瑜噗呲就笑了:“舅妈,我好着呢!没受委屈。”

“这还不叫受委屈!我养大的娇娇闺女,任着他们欺负。闵建华两口子不是个东西!当初说好照顾好你,我才给你送回去的……”话还没说完,就哭了起来。

闵瑜也跟着掉眼泪,这才是她的妈妈。

日头西斜,闵瑜收拾好心情,初晓开车送她去公婆家。

到了小区大门口,闵瑜下了车嘱咐初晓:“手术前别不吃饭,要垫垫肚子,后座的保温饭盒里有蒸饺。”

“知道了,知道了!有什么打电话给我!”初晓也是不放心,但医院临时有台手术,王医生又参加研讨会去了,只能他来操刀……

“安心工作,别担心,我能有什么事儿。”身后突然传来了急促刺耳的喇叭声,车主嫌弃他们挡了道。

闵瑜赶紧退到一旁,招手让初晓去医院。初晓犹豫了下,踩下油门打转方向盘离开了。

后面的大G从闵瑜前面滑过,闵瑜才看清车主正是她的丈夫,绯闻的男主角——姜桓。

副驾驶上坐着宋渔,身上穿着衣服不是早上那件,大大的墨镜遮挡住半张脸。

姜桓没停车,一脸的冷漠,好似不认识闽瑜一般。闵瑜也不在意,倒是对离婚的事情有了底。

保姆王婶打开院子大门迎了闵瑜进来,室外的鞋柜里,姜桓的皮鞋和宋渔的整齐地排列在一起,闽瑜换了拖鞋,便将自己的平底鞋放在了最底层。

客厅了笑语宴宴,婆婆开心的声音透着窗户蔓延出来,衬着满院子那一架子紫罗兰更美了。

闵瑜走进客厅时,婆婆拉着宋渔的手坐在身边,姜桓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噙着淡笑附和着。小姑子

姜言臭着脸耍手机,看见闵瑜进来,扔了手机开心道:“大嫂,你回来了!”

在场的人才看见她,姜桓当下冷了脸,也不说话。

“宋渔,这阿桓的媳妇闵瑜,你们的名字还挺像。”婆婆也笑着招手让她过去,“快来快来,儿媳妇。”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原来是“阿渔”不是“阿瑜”,那么姜桓喊自己“阿瑜”的时候,是不是也在想念“阿渔”呢?

“你好。”闵瑜先打了招呼。

宋渔点点头,绽出一个明媚的笑容:“你好,闵瑜,我听阿桓提到过你!”

“哼!白莲花!”这是小姑子姜言。

“言言!”姜桓呵斥道!

“难道不是吗?早上刚和你传绯闻,下午就来我们家!干什么?逼宫呀!”姜言梗着脖子看着姜桓,眼神不屑地撇了宋渔一眼。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闵瑜将在原地,实在不知道这个时候作为原配,自己说些什么比较合适?提离婚就更不合适了。

婆婆适时解了围:“言言别胡说,那都是新闻瞎写是不是?”王娇心看了眼儿子,继续说,“宋渔也不是那种上赶着当小三的人!对吧,宋渔?”

宋渔嘴角微僵,她这次回来,目的很明确,就是姜桓。虽然姜桓看起来对她没什么感情了,但今早自己安排人放的热搜头条,他也没表示什么?如果不愿意,早就压下去了。

宋渔心思百转,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王娇心眼神暗冷,面上依旧热情:“阿桓,陪你媳妇上楼换衣服。我让宋渔陪我去花园里坐坐。”

闵瑜感觉自己好似在刀光剑影里走了一遭,再看又是云淡风轻的画面,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臆想,一时间有些愣怔。

姜桓显得有点不耐烦,拉起闵瑜的手,将人半揽在怀里,带着朝二楼走去。

身后传来王娇心的声音:“小两口好几天没见了,咱们不打扰他们。走,跟我去花园里喝咖啡。”

闵瑜觉得放在腰间的大手灼人得厉害,快走一步想要挣脱,不成想那大手好似早有察觉,猛地一用力将人捞了回来。

“啊!”闵瑜不防备,整个人都贴在了姜桓的怀里。

姜桓一把将人抱起,快走几步撞开房门,转身将人抵在房门上吻了上去。和记忆中的

姜桓觉得这一刻,

,闵瑜才反应过来,姜桓在吻自己。她开始挣扎着用手推拒姜桓。

姜桓有些恼怒,抱起闵瑜一起倒在了床上。把握住姜瑜推拒的手,姜桓像一头发情的狮子,趴伏在她的上方,离开她的唇顺着脖子亲吻她的耳朵……

闵瑜被满身的颤栗惊得清醒了过来,惊叫:“不要!姜桓,不要!”

像是一盆凉水兜头浇下,姜桓从闵瑜身上坐起来,下颌紧绷,双目通红。紧盯着闵瑜不放:“不要?呵呵!你在为谁守身如玉,闽瑜?”

闵瑜摇了摇头,眼泪委屈得扑簌扑簌地往下掉,顺着耳根渗进被褥里。

姜桓捏住闵瑜的下巴,隐忍着怒气:“闵瑜,你是不是当我是个傻子?这半年来,你搞什么把戏?生怕我沾了你的身子是吧?听说,你今儿去‘境遇’了是吧?见你的小情人?”

一连串的质问,让闵瑜发懵。姜桓见她只是泣不成声地摇头,翻身下床,宛若一匹暴走边缘的狼,来回踱步。

“闵瑜,我告诉你,你敢给我戴绿帽子!我他妈就杀了你!”随后砸了梳妆台上的香水,摔门走了。

闵瑜吓得哆嗦,她其实不明白,结婚三年来姜桓都是冷静克制的。为什么宋渔的回归让他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听说,婚姻里丈夫的离开,是从冷落苛待自己的妻子开始的。

香水从破裂的瓶体内争先恐后地涌出,在地板上蔓延开来。独属于花果的淡香氤氲了整个房间,夕阳斜照,映照着散落一地的玻璃渣,熠熠生辉。像极了他们的婚姻——光鲜亮丽也掩饰不了的满目狼藉。

本站无法对海量内容真伪性鉴别,请勿相信本站任何号码,邮件,站外网址等信息,如有需要,请自行甄别。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net@163.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0日 上午11:30
下一篇 2022年6月20日 下午5:3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Warning: error_log(/www/wwwroot/www.yishi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113.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www.yishi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