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都2022年了,是时候轮到“心机党”洗白了吧?

回顾刚过去不久的金三银四求职季,多少人默默点开过“职场生存小心机”“让HR眼前一亮的面试小心机”等诸如此类的文章。

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每天一遍职场心机技巧,醒脑又提神。

日本综艺《有点心机又如何?》就是“心机”口碑翻盘的最佳力证。自2020年开播至今,该节目已经更新了50多集,豆瓣评分亦稳定在8.9分,是典型的综艺佳作。

《有点心机又如何?》的持续走红,看似是因为“传授以男女关系为主的社交小心机”的两性关系内容而引起话题讨论,但从本质上来说,它其实是一档社会观察综艺。

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可以归为“经典永流传”的节目名场面动图,相信大家应该都看过。/ 《有点心机又如何?》

“心机”在现代社交过程中不再是一个纯粹的贬义词,更像是一种值得学习的社交手段。与其和别人解释或是说服自己“有点心机又如何”,不如干脆承认——

有点心机,真的好使。

“小心机是临时抱佛脚”

《有点心机又如何?》之所以能够走红,背后其实也是节目组一气呵成的“小心机”连环套路。

作为一档观察类综艺,它的节目设定非常常规。节目组向大众征集生活中遇到过的“心机”表现,然后编排成表演短剧,演播室内的主持人和嘉宾则每人手持一枚按钮,观看短剧途中发现“小心机”就按下按钮。 

综艺爱好者第一时间就能发现其中暗藏的“小心机”:表演短剧?其中的演员角色就是各路艺人刷脸的好机会;每期不同的飞行嘉宾,当然是邀请处于作品宣传期的“当红炸子鸡”明星们,节目播放量不就有了保障。

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目前日本当红的爱豆代表道枝骏佑也上过《有点心机又如何?》。

比如山田孝之当嘉宾的那一集,节目中的小短剧就提到了他的最新作品《全裸导演》;而那期的短剧演员则是日本知名“钓系偶像”柏木由纪。

而主持人的反差设定则一开始就拉满了话题度。两女一男的三位主持人,唯一的男性搞笑艺人山里亮太是苍井优老公,在节目里是对心机一无所知的“直男担当”。另外两位主持人田中美奈实和弘中绫香,虽然都是人气超高的女主播,却常年是“最讨厌的女明星”排行榜上的常客。

“小心机界老油条”的女主播和不解风情的“普男”,再加上自带话题度的飞行嘉宾,他们对“心机之道”一来一回的探讨,呈现出的有趣差异其实比节目中传授的小心机技巧更有意思。

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比如第一集的“小心机”主题是如何在联谊上获得关注的心机行为,其中提到的要挑选与众不同的饮品给大家留下记忆点;后期加菜时询问有好感之人的意见,流露出在乎对方的暧昧小心思。

这些“值得抄笔记”的学习内容,其实都藏在一首歌的歌词里——《千层套路》。

撩个头发改变下形象

不经意露出后颈来个让他神魂颠倒的攻击

想催他的话就问你的什么味呀

想推他的话就说我的很好喝哦

补妆也是作战时间

用淡淡的腮红假装下微醺

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一条看似简单的白色连衣裙,已经有三个值得划重点的细节:蕾丝、镂空、露锁骨。/ 《千层套路》

说着最“心机”的话,做的却是最坦诚的事。因为只有把小心机戳破,我们才能光明正大地讨论自己的欲望。

所以勘破心机之术的主持人田中美奈实,也会吐槽强调“小心机”不是万试万灵,像用嘴巴去追逐吸管这种事,“25岁以下是可爱,30岁以上是有病”。因为归根到底,她的总结是“小心机不过是临时抱佛脚,真诚才是最重要”。

小心机背后的人间清醒思维,也通常藏在“套路满满”的歌词里:

“不坚强的话就没法战斗,没技巧的话就没法战斗,正是因为有想要紧握的幸福,正是因为小小的勇气,才能改变一切。”

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心机社会学

细数节目短剧中的大部分“小心机”场景,其实都是常见的社交场合。联谊饭局、朋友聚会、视频网课、公司会议等等,这些“心机”更像是日常的社交技巧。

在一期观众求助环节中,有一则提问是:“当同事说我很可爱,我该如何礼貌地回答?只说‘谢谢’似乎太敷衍,回‘你也很可爱’似乎太虚伪。”

主持人传授的解决方法是:“被你夸奖我真的很开心。”这样既接受了夸奖,还肯定了对方的价值。 

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心机,是为人处世的内涵。

耻感文化主导的东亚社会中,“看破不说破”是默认的社会潜规则,这些“小心机”最大的作用就是帮助人们恰当地完成社交任务,维系人际关系。

起源于豆瓣却火遍全网的“糊弄学”小组,网友们用“复制粘贴”的万能沟通模板去回应不必要或想回避的社交任务,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丧版“小心机”。

如果说“糊弄学”是为了抵抗人与人之间的无意义消耗,那么“小心机”更多是有目的性的示好,二者都是人们在社交场合中常用的沟通方法。

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真的吗?为什么?你好棒——港女“糊弄学”三件套。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在由中国社科院等机构发起的对4000多名年轻人做的调研报告中,有超过52%的人认为自己缺乏社交技巧,有40%的人恐惧社交。

但如果可以选择,当“社牛”显然比“社恐”更有社交优势。毕竟社交恐惧症的“恐”只能向内“伤害”自己,而社牛的“恐”,可是代表能够carry全场的“社交恐怖分子”属性。 

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社交“小心机”如果能灵活运用,绝对是拯救社恐的沟通利器。

从前我们有意无意间排斥“善用技巧沟通”的心机boy/心机girl,常常用“不够真诚”当理由。开诚布公的交流固然重要,但一旦开始在乎旁人目光,便很难不得不委婉地表达自我,曲线式社交也由此形成。

藏在弯弯绕绕的言语背后,社交“小心机”套路则成了“自我保护”“给自己安全感”的必要招数,它给人们提供了可进可退的试探空间。

在《日本之镜:日本文化中的英雄与恶人》中,作者伊恩·布鲁玛谈论日本社会时,形容日本社会重视集体和秩序,“个体的欲望屈从于他或她所在的集体的意志,小心翼翼地将其同他人意见中和起来,大家努力维持一种僵化的礼仪制度”。

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费尽“小心机”,无非也是想“读懂空气”。/ 《凪的新生活》

跳脱出两性关系的“社交心机学”,藏在心机之下的,依然是年轻人对社交的渴望和他们的脆弱困境,以及不可忽视的、他们为此付出小心翼翼的努力和尝试。

心机无关性别,心机一视同仁

“说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极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曹雪芹对王熙凤的形容,可能是我们认知中最早出现的“心机女”。

当我们形容一个人“有心机”时,往往大部分人会默认这是一名女性。不然在11年后依然风靡全网的《甄嬛传》,“甄学”爱好者逐帧逐格分析每位娘娘的动机和心思,却不把焦点放在同样工于心计的皇帝身上。

在法国哲学家福柯看来,话语是为了一定目的而说出的论证性言语,话语的形成、散播、转换、合并等过程势必搅动一系列的社会文化因素。

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石原里美在《失恋巧克力职人》的角色,虽然受欢迎,但也是“让人又爱又恨的绿茶”。

具有建构性的力量的话语,在“心机”“绿茶”等词语所指代的外表温顺的女性刻板形象中,暗示的是女性人设与欲望的表里不一。

随着社会语境的迁移,“心机”的意思也随即泛化。就像“绿茶婊”一词逐渐将“婊”字隐去变成“绿茶”,就成了对新型“心机女”的定义:清纯无辜、楚楚可怜,但工于心计,希望通过某些“心机”技巧手段从异性身上获得利益。

在《有点心机又如何?》开播的2020年,以国产剧《三十而已》里的角色林有有为代表,国内网络环境中出现了类似的“心机学”——茶艺大赏。

从一开始的定义绿茶、反绿茶、鉴绿茶,到最后人们跃跃欲试模仿绿茶,“绿茶”一词不停地进行再解构,在戏谑的传播语境中调侃着社会现象。

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绿茶”象征了传统意义上对女性外在及身体的规训。/ 《三十而已》

在这场网络狂欢中,绿茶本身的负面含义逐渐趋于消解,道德指控的味道被弱化,无关紧要的娱乐心态占了上风。“绿茶”的流行表现出从污名化走向泛污名化的现象。

污名这一概念最早由美国学者戈夫曼提出,他认为:“污名是一种社会特征,该特征使其拥有者在日常交往和社会互动中身份、社会信誉或社会价值受损。”

无论是“心机”,还是“绿茶”,这些词汇本质上始终没有摆脱对于女性群体的贬低、憎恶以及加深刻板印象。

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然而事实上要论“心机”,男性也绝不是没心没肺的局外人。

心机可以是实用社交指南,却要警惕对“心机”的泛娱乐化。因为任何个体或群体都有被污名的可能,而不再局限于某些具有明确特征的特殊人群。

当具体的个人被贴上标签,符合了所谓的人设“标准”定义,则有可能被认为是想要获取利益和资源的“心机人士”,我们每个人都无法逃离难以“自证清白”的舆论困境。

所以,当我们再次思考“有点心机又如何”时,正确答案是有点心机确实不如何,只要我们真诚面对自己的渴望。

直面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七情六欲和追求欲望的权利及手段,有点心机,那又怎样?因为我们都一样。 

有心机就是坏事吗?我第一个反对

参考资料:

[1] “有点心机又如何?” | 看理想

[2] “茶艺学”的流行:从污名化修辞到另类成功学叙事 | 北京大学社会化媒体研究中心

[3] 一个侮辱性词语,是怎么变成一种半真半假的夸奖的?| NOWNESS现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锐见Neweekly (ID:app-neweekly),作者:王中中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日 上午9:47
下一篇 2022年11月1日 上午9:5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敬爱的江泽民同志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