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江湖(七夕,我想做个豪放的江湖女子,约你去马灯部落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来源头条作者:小斧子ACG

所谓“没有节操”,大概就是吃相很难看地追求商业利益、不思进取和挥霍优质资源。对于游戏来说,不断出重制版炒冷饭、各种DLC圈钱和疯狂跳票一类就是没节操的标志。虽然平时喜欢各种吹婊动画公司,但其实仔细想想,似乎比较难讲怎样的表现算是动画公司无节操的行为,所以提出一些想法和疑问,希望大家能一起讨论。

一.大量的卖肉、后宫等题材?

好像一个动画公司开始更多地尝试这些题材就会被视为刻意迎合市场、“堕落”以及不思进取的的标志,也就是“没节操”了。当然这个也不是一定的,比如有的公司本身就不具备做多面企划的能力,或者从始至终就是在执行这种风格和题材。

比如AIC,手冢治虫为了《铁臂阿童木》的企划而成立的一个工作室,因为企划结束后没有工作而独立成社,成为AIC的前身,而它们的处女作也就是成人动画的开山之作——OVA《奶油柠檬》(1984年的资源真心是不好找了,但所幸我有数量可观的图包~食用效果不错)。所以AIC凭借 “机械+美少女”类型起家,在OVA中放***(也就是卖肉),成就了自身的独立风格;包括《奶油柠檬》中“妹恋”的开创性主题,基本上为后来AIC的发展奠定了基调。

七夕江湖(七夕,我想做个豪放的江湖女子,约你去马灯部落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OVA《奶油柠檬》,AIC的处女作之一,同样也是日本成人动画的开山之作,关于少女的人设在1984年AIC就有着很成熟的表现。

后来AIC的代表作和发展轨迹就不用多说了,除了依然在做各种各样的OVA,《天地无用》、《圣诞之吻》、《天降之物》…….我觉得虽然今天的AIC已经名存实亡(Production IMS算是遗孤?让我们来看几集双马尾吧),但一直都走在后宫和杀必死路上,且遗孤还依然在做《新妹魔王》、《约会大作战第二季》这种作品,所以大概也不能说AIC因为卖肉所以没节操。就此引用一段《通俗史记》里的内容吧,至少让我们多少感知到“萌+杀必死+后宫“这一风格的奠基对于新世纪的日本动画格局确实有着深远的影响:

“……此外在机械少女方面以及机器人动画上(AIC)都有卓越贡献。其在动画史上最大的贡献就是后宫动画的改革,以《天地无用》为起始,后宫搞笑类作品进入了新的篇章,AIC连接起了1995年到2005年间,为以后逐渐兴起的萌文化搭建起了桥梁。从这点来说,AIC、J.C.STAFF与京都是对二十一世纪前十年的动画格局影响最大的动画公司。”

不过,如果是本来能做出其他类型高质量企划的公司突然改变了风格,开始大量而且显而易见地放送杀必死呢?

比如某大幅度转变风格,在《日常》之后做出了《Free!》、《甘城光辉游乐园》等等等等的京阿尼?虽然京都的作品都是校园日常的内核,但其实对多领域的尝试并不排斥(至少是有著名的遗作且搭进去一个元老,众所周知已经只用化名活跃在京都的第一线了),而且也一直能比较清楚地把握市场风向。不过这种看似降低了自身格调的转变是否算是不思进取、唯利是图的无节操表现?即使自家文库质量不高,但是京都也并没有按照文库内容的路子来;即使有些原作的节操值就挺低的,但人设往那些方面突出也是京都自己干的啊。听说ACG区京都动画的粉丝是很多的,虽然这一点大概是京密京黑已经讨论争执过无数遍的问题,但再聊聊大概也没有什么妨碍吧(当然我个人还是非常不排斥卖肉的)。

七夕江湖(七夕,我想做个豪放的江湖女子,约你去马灯部落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甘城光辉游乐园》无论是宣绘还是TV动画都达到了京阿尼前所未有的***,其实如此奔放的氛围并非动画二设,但京都确实在有意识地突出这一点。

二.做崩热门企划?

我之前一直不太明白,像P.I.G这种强大而有着自己追求和理念的动画公司为什么会有很多人不满意(《无罪》都快把自己做破产了诶!),后来才知道很多是《文学少女》剧场版的缘故——当然别的理由自然也有啦。虽然自己对《文学少女》的剧场版也很不满意,而且本身也很喜欢原作,但似乎这次失败的尝试更多是说明了这本轻小说不太适合动画化而非“无节操的猪社毁我文少”。

诚然,剧场版主体乱炖第五卷内容,然后用三个OVA补完留白部分这种匪夷所思的安排方式是让我有点接受不能的,第五卷是前面四卷铺排才有的**,如此的剧本根本让人达不到撕书的冲动(雾)。但除了剧本会让我们觉得是不是没有吃透原著,可以分锅以外,P.I.G在《文学少女》中的发挥我觉得是很难过多指摘的,更达不到“没节操毁原作”的程度。作为出版社ENTERBRAIN十周年的纪念,IG还是非常用心的,从音乐和作画——没错作画方面可以看出这个剧场版成色并不差。被吐槽很多的人设问题,显然绘柄和作画是很不一样的,同样是竹冈美穗的人设,小说插画空灵而有格调,剧场版却让人不适,被吐槽为纸片人,所以大致是在“还原原作很困难,人设尽力了”的范畴内。而且分镜演出尚且诟病之处不少,但作画真的是很棒的(其实看一看staff表就知道了)。所以用《文学少女》剧场版来婊IG的节操并不合适,尽管这确实是个失败的企划(而且以IG的一贯成绩来衡量,商业上也并不失败啊)。

七夕江湖(七夕,我想做个豪放的江湖女子,约你去马灯部落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在《文学少女》动画的这一段中,动作戏的流畅和精准体现出了P.I.G在制作中一贯的用心程度(截取GIF不便,见谅)

另一种情况也是有些无可奈何的,本社的人少而且水平不够,做出来的东西确实只能是那种程度。之前提到的IMS,通过《双马尾》基本上是发现请啥作监都是修正不了那么多崩坏的,外包回相反比自己制作的回目出色很多,简而言之实力问题,不过大的企划一般也不会落到他们头上,没后台更是活下来就不错了。

但是有一种情况我就觉得好像就不是那么容易原谅了。比如有些游戏改,连游戏都没有碰过就开始做游戏改的监督(望向樱美胜志、元永庆太郎)。并不要求像石原立也那样地玩《CLANNAD》,而且也确实如大沼心所说,游戏改需要监督一些自我发挥的空间(这就是你如此大改ef的原因?),但一方面做的槽点满满,另一方面又这样一副混不吝且“有自己的追求和想法“的态度,那就很不合适了。游戏改有照顾游戏玩家和向游戏玩家推销的职责,很多企划让游戏fans不满意,非原作党看这个也是一脸发懵。要说是偶尔为之也正常,大家都难免有失常的时候,但长此以往就让人不得不质疑该动画公司的理念和节操度,这个时候一般伴随着”原作粉碎机“一词,毕竟好的改编叫魔改,明明并不适合却经常要硬着来的只能是这样了——”《月姬》到底啥时候才能动画化啊!“

七夕江湖(七夕,我想做个豪放的江湖女子,约你去马灯部落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被粉丝戏谑地称之为“并不存在的”《真月谭.月姬》,即使忽略诸多的硬伤,直观从人设来说就很难让人相信“原案:武内崇”的字样

次世代的这几个大型教派似乎是已经被砸了两个了——其实《舰娘》如果参考Diomedéa在多数时候的表现的话,其在人设、oped和声优演技上简直是高出好几个位面,但这个锅想了想系构是真的跑不掉了,其实不想老是黑花田的;而阳炎只能说…..好吧确实窝SHAFT承载不起这么高的期待呐,从直接把八瀬祐樹顶上监督位、对本身阳炎歌曲的使用问题(至今依然记得第一话完了关于《人造enemy》潮水般的节奏)、TV里惯例的花式崩坏等,要说沙发套非常用心节操满满,那我自己都会脸红的;但其实更多是脚本的硬伤以及奇异的演出方式造成的叙事问题,还有就是很多场外因素啦(望向《如月アテンション》)。要谈SHAFT和新房是否没节操,只能说强烈个人化的风格盘活了很多作品,同时确实也搞砸了一些(更多?)企划吧,确实新房流在走火入魔的时候,我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节操丧尽基本没有什么理性的公司,原始黑心小作坊嘛~

七夕江湖(七夕,我想做个豪放的江湖女子,约你去马灯部落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来自《目隐都市的演绎者》第一话,新房风格的表情与神态使得演出成为阳炎厨和新房粉丝争论的一大焦点,“第五世代”动画陨落毫无疑问是当季最热话题,直到今天,有人跟我说“来来来跟你讲一个三个字的笑话”,我都会想起这部作品和相应群体(逃)。

好好好关于作画的崩坏我知道还有东大妈这个不想吐槽的存在,我选择把或吹或婊、或踩踏或洗地的事情交给大家,想谈论的是动画公司的节操,所以对于东映,我无法谈及一个并不存在的东西。

三.不断跳票以及天国的XX?

素闻某游戏公司就是以不断跳票来挥霍自己的节操值的,不过跳票也要分好几种情况,比如官方一直延期再延期的——唔这个好像是游戏领域占了绝大多数;还有就是官方经常放消息,然后一直因为各种事情拖延直到成为时代眼泪的:没错我就不把这些年关于《伤物语》的消息像个败犬一样贴出来了,毕竟SHAFT你小你人少你有理,给小圆让路也并不丢人,总是有客观原因啦。以至于去年终于出现这个staff&cast表以后我不禁感受到了些沧海桑田的意味,虽然是一直在活跃的一群人(祝贺神前晓病愈!)但凑齐这个班子真是老友重逢的即视感:

CV:神谷浩史、坂本真绫、堀江由衣(抱)、樱井孝宏

总监督:新房昭之

监督:尾石达也

人设:渡边明夫/守岡英行

音乐:神前晓

感觉像是撞了大运以后被迫做一些能力范围以外的事情,但喜欢物语的话这些年大抵是幸福的,也轮不到我们抱怨,09年的时候一个小作坊一季多开,在互相的片场里各自neta的情形记忆犹新,算是苦中作乐吧。其实关于跳票这个事不管是不是有官方确认的企划,除非合作关系终止,一般都是原作者那边的问题比较严重,比如疑似江郎才尽填不上坑(谷川流)、不差钱不差工作(谷川流)、职业素养问题(谷川流),说到底如果大热轻改的原作者像西尾那样写的蹭蹭蹭,动画公司这边大多也是乐于继续的。(感谢jrs-Aurelito)

七夕江湖(七夕,我想做个豪放的江湖女子,约你去马灯部落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全金属狂潮》第四部不再是有生之年,但已经和京都动画渐行渐远,祝fmp大成功。

说起来跳票跳票,但是没票何谈跳票呢?凉宫、全金和魔禁确实都快成为梗了。虽然实质上根本不存在跳票行为(Gonzo是不是也算跳票了飞天小裤裤你倒是说啊),但在粉丝眼里好像已经是既成事实了,“不出全金四一生京都黑”这句话虽然私心里觉得应该多半是个玩笑,但讲真也实在太多遍了….有没有企划的意向、实际的市场情况等等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比如京都其实从风格和经营状况上已经和《全金属狂潮》走得越来越远,在一个粳米的立场上都觉得如果京都真的做全金4,其实并不明智;而另一种情况是,像ufotable背后的型月,未必没有一些很吸引月厨的企划(各种道听途说),但就像总有同志念叨“分割了公主的不是志贵是fate啊”,自己的这个系列商业价值那么高,何苦去做一个新的大型企划呢?手游似乎在现在更吸引人不是吗?

当然,关于企划跳票也有比较特殊的情况。比如当年SHAFT在《玛利亚狂热》以后马上用小林尽的《夏之岚》接档就是件比较可疑的事情。该作虽说是委员会制度的作品,可似乎大月俊伦的企划公司GANSIS在背后没少出力。该作卖得不好却还做第二期根本无法解释——除非是原定两季分割放送,但按照当时的情形,其实并没有人手紧张到需要分割来跟上进度的必要,所以一个企划的完成,似乎背后的金主在很多时候也挺关键。

七夕江湖(七夕,我想做个豪放的江湖女子,约你去马灯部落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虽然我个人非常喜欢小林尽和SHAFT,但《夏之岚》的谜之第二季确实出人意料而且耐人寻味,也让人产生了对委员会制度的一些疑问。

当我们发现一个企划跳票或者疑似跳票难以考察动画公司的节操的时候,顺着往下想,那在放送中不停跳票的呢?近来其实就有很多嘛,《血界战线》、《噬神者》,《亡国的阿基德》,再早一些的少战,都完成了非常诡异的放送方式(当然《大鱼海棠》那种据说是日常为剧本撕逼的我们就无视好了),对于特别是原创动画来说,跳票真的是让人非常心累和想骂人的事情——不过自然灾害导致的放送问题无论是从情绪上还是实际效果上都可以论外一下。这个情况其实有些时候,应该说是动画制作单位过于执拗或者“有节操”导致的。难产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跟不上进度,没有谁会因为商法去故意跳票的——这才是真正的没节操。《血界战线》的最终话是非常好看的,但这个跳票的尺度我是真心有点理解不能且找出原因不能…..但《噬神者》就比较好理解了。

七夕江湖(七夕,我想做个豪放的江湖女子,约你去马灯部落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来自SHIROBAKO官网上的《白箱》制作进度表,可以看出动画的制作是需要较长的时间做前期工作的。

一般来说动画制作提前两三个月就得开始动工画分镜了,对于一些有实力人员多非常任性的公司(没错我就是想说骨头)在多开的状况下是可以分组进行的,这个应该是非常典型的了,madhouse的两个组也是蛮出名;但ufotable是分组不能的,以他们的体量甚至是完成一个半年番都是有难度的——不是拍拍脑袋就玩分割的。其实要说完成倒也不难,比如某公司把三分之二的集数全部协力,包给彗星社;再比如《灵剑山》可以在放送前两周再开作画会议(叹为观止啊),只要外包给力+敢于打破下限,想跳票都不容易。但ufotable是有着自身的逼格的——这里应该是比较严肃的语气——对于3D技术和摄影等方面的高标准严要求使得他们要找到合作伙伴并不容易,自己也不太情愿外包。所以在做UBW的时候,其实ufotable的原画们同时在做《噬神者》——这个在Anitama的视频里已经说得非常清楚,原画和第二原画的列表重合度之高,正如那句吐槽:认清ed里飞碟桌的原画和第二原画就认清了该社的三分之二员工。于是我们看到,不管之前情节好不好看(其实制作上也已经有了胡萝卜迹象),跳票归来以后的《噬神者》第十话并没有让人失望。

七夕江湖(七夕,我想做个豪放的江湖女子,约你去马灯部落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既要保证作品质量,做到时尚帅气高大上的写实系,又要及时完成,对于ufotable和他们的《噬神者》来说似乎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不管怎么说,即使以万能的“小”、“人少”做借口,出现了跳票的情形也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无论跳票后的质量多高,在动画制作上终归是不足。所以是希望看到准时准点但胡萝卜的作品,还是一直良心但经常跳票的作品呢?哪一种算是更有节操的行为?对于这些受限的小公司,这种抉择常常是必然的。

所以说了这么多,好像没具体评出来一个最没节操或者最有节操的日本动画公司,也没有具体阐明怎样才算得上是无节操的行为——怒甩一锅,这个问题还是留给大家吧。其实我自己的感受是,即使是高度商业化的日本动画制作也是非常依赖情怀的,过程也比较复杂,虽然算是个结果决定论的东西,但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不足和让人不开心的事情也并非动画公司的本愿,更多像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妥协和长期形成的桎梏。当一个死黑子真是挺开心的,但现在越来越觉得去好好寻找一部作品里的可取之处会更有趣。

当然,有些非常明显的无节操行为(比如蓦然回首发现多年来一直在用一套兼用卡的总监督),虽然未必上升到动画公司,但还是应该好好往死里黑吧~

本站无法对海量内容真伪性鉴别,请勿相信本站任何号码,邮件,站外网址等信息,如有需要,请自行甄别。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leiquenet@163.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